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Hello,新·五字班

2015年入学的学弟学妹,虽然你们人还没到,但我们已经开始把你们叫作“五字班”了。“N字班”是园子里独有的番号,每十年一个轮回。2005年入学的我,也是一名“五字班”,并即将晋升为“上一个五字班”。

这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现实——我们被“套圈”了。

虽然“套圈”的戏码每年都会上演,但我一直天真地认为,套圈和结婚一样,离我异常遥远。以至于当这两件事在今年八月同时发生时,我才被动地承认,日子飞逝有如此之快。

或许你们会好奇,十年前的清华生活是什么样的。当然 ,容不得你们不好奇,我也是要讲的。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你们就会自然明白,美好是孤立的,回忆是甘醇的,以及这样故作沧桑的说话是蛮爽的。

十年前我们入学时,紫荆公寓建成不过四年,样子很新,对于一个大学生宿舍而言堪称完美,唯独手机信号非常差劲。进到房间中,每个人都会老老实实地把手机供在窗台上,迎接窗外的第一缕信号。

那个时候的手机几乎都是功能机,远不是现在智能手机的样子。没有微信,短信是大家的第一选择。手机的存储往往都小的可怜,和今天随随便便16G、32G的不可同日而语。一部手机能存上几百条短信,似乎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也正因如此,短信才有了三六九等。有些阅后即焚,有些会放着几年也舍不得删掉,许多校园爱情就躺在这些狭小的字节里。用着微信,不愁存储的你们,估计是体会不到这种感受了。

主任点赞以后

小李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他难以置信地看到,主任在小宋新发的朋友圈里点了个赞。

主任从不发朋友圈,似乎也从未看到他给别人点过赞。小宋这个是小李看到的头一回,小李有些看不明白。说小李看不明白,不是说小李看不明白小宋发的是什么,小宋发的单单是个冷笑话。小李不明白的是,主任是喜欢冷笑话,还是喜欢小宋。

办公室里的事情一旦想不明白,小李就会问刘姐。刘姐平时就坐在小李对面,在办公室待了十一年,送走过三位主任,堪称活化石。

虽然现在已是晚饭时间,小李还是忍不住给刘姐发微信,问:刘姐,主任是开始用朋友圈了?

刘姐回:看样子是。

刘姐添了一句:明天我私下问问小宋。

小李连给刘姐回了三个大拇指。

第二天一早,小李来到办公室,发现小宋早早就到了,还春光满面地向他打招呼。小李也堆起笑,说了声早。办公室陆陆续续齐了人,个别同志鼓动小宋交待交待,自己和主任啥关系——看来,大家都知道了,主任开始刷朋友圈了。

上午,主任和市里班子领导开会,人不在。不过主任在不在,和小李没什么直接的关系。小李从未当面向主任汇报过工作,毕竟中间夹着科长和副主任。然而今天,情况似乎变了。在朋友圈,没有谁拦在主任和小李之间,专线直达。科技真棒,互联网真棒,马化腾真棒。小李边想边笑。

大白上映后,微胖界暖男行情见涨

电影《超能陆战队》火热上映,充气机器人大白以呆萌治愈系的形象一举俘获众多女观众的心。随着大白的风靡,和大白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的“微胖界暖男”也在婚恋市场异军突起,强势上扬。

朝阳公园相亲分析师李大妈对记者表示,微胖界暖男近一周来成交量较上周进一步放大,主动问询者激升,做多情绪明显。随着电影热映,呆萌的大白将持续推升微胖界暖男的市场认可度。李大妈强调,特别是眼下刚过完年,“逼婚潮”尚未结束,婚恋市场处于一年中最为活跃的阶段,大白的出现,将极大丰富婚恋市场的热门品类,“大白概念男”将助力暖男板块在第一季度再创新高。

对于“大白概念男”的强势,资深红娘顾问刘大姐告诉记者,有相当多倾向微胖界暖男的客户,在年前往往满仓押注“长腿欧巴”板块,这反映出婚恋市场审美的周期性变化,在两个板块同时布局可能会成为未来几个月的主流相亲策略。

柴静和陈吉宁

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27日通过,决定免去周生贤的环境保护部部长职务,任命陈吉宁为环境保护部部长。

2月28日,柴静于人民网独家发布雾霾调查《穹顶之下》,视频点击和社交网络分享持续攀升,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和热烈讨论。

脚跟脚的两则新闻,把两个看起来不挨着的人连接在民众的视野里。他们中一个刚刚肩负起了万众瞩目的国家使命,一个则轻轻述说着触目惊心的个人恩怨。

当许多人看过柴静片子后,直言要环保部长引咎辞职。或许他们不知道,这是陈吉宁履新部长的第一天。

在柴静的调查中,环保部多位司长处长出镜接受采访,几处走访也有地方环保部门的陪同和协助。要治理雾霾,就必须打破当前尴尬的环保困局,这是他们的共识。可以说,陈部长和柴记者虽然站在不同的舞台上,却实实在在处于同一个战壕。

不难品察,一位在国家电视台工作13年的记者,其调查结果在两会召开前夕首发于党媒平台(注:优酷等网站的发布主体仍为“人民电视”),相信在这背后蕴藏着更多人更大的决心。

两种教育的差别

这次和林子吃饭,林子已经退役了。不穿运动服,一身的商务正装,愣是让我把他多看了半分钟。

扯了会儿皮,林子问我,知道小超吗?

我说,就在你朋友圈里见过几次,你是在哪认识的?

前年随队去深圳打比赛,在酒吧里面。林子顿了顿。小超啊,可传奇了。

林子讲,小超上学前班的时候,天热,班里的小女生们不少穿着长筒袜,上面还画着小鹿小兔,小超觉得好看。天继续热,小超自己穿着短裤,汗都顺着裤管向下滴。女生们就把长筒袜向下捋,卷到脚踝上。小超第一次见,看惊了,这东西居然这么好玩。放学的时候,太阳低低地顺着教室的窗户打进来,还起了些微风,前后座的女生又不快不慢地把袜子卷了上去,背上书包,小鹿和小兔们蹦哒蹦哒地回家了。

中国梦,习近平的滑板鞋

习近平的滑板鞋

歌曲《我的滑板鞋》走红网络,许多网友称这首曲风精奇的流行音乐唱出了藏于心底的朴素理想。有时,恰恰是这种直抒胸臆的自然赢了无病呻吟的华丽,简单纯粹的梦想战胜机关算尽的阴谋。

每当夜阑人静,戴上耳机,独自聆听庞麦郎的吟唱,我会想起幼年的小愿望,也会想起一个更大的梦想——中国梦。回首两载,仔细琢磨,似乎能从青涩的歌词里清晰地听出,中国梦也是习近平的滑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