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回顾狗年 喜迎猪年

这个狗年的总结可能来得晚了一点,但在正月里写出来于情于理也还说得过去。 说到底我还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总觉得到了除夕这一年才算真正过去,过了春节才能算新的一年真正走来。于是和每一年的冬天一样,人们辞旧迎新,送走了狗年,盼来了猪年。中国人的智慧真的不容小觑,每一年都有一个可爱的动物来当职,十二年才轮回一次,这样就让人每次过年的时候都会有新的感觉。

还是说说狗年里的事吧。

狗年的开始,我还在家中,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写我的寒假实践论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篇论文竟得了学院的一等奖,现在想来高中时候的大综合真的没有白学,学到的很多东西原来一直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思维。在寒假中另一个让我比较开心的事是便是我有了一个拍三部曲的想法,而且在脑海中形成了《双雀梦》的雏形,这得益于我在家中看的一部影片《梦中人》,一部很老的港片,这个片子给了我后来编剧工作很大的启发。

说实话,狗年的上半年过得比较混沌,就觉得自己只能感受到时间飞驰而过带起来的风,却看不到自己在这半年里真正做了些什么,现在来细想这半年的生活,发现还是做了不少的事情的,可能这就是大学的过渡期吧。

一个一个来说罢。狗年的上半年,我便开始了《双雀梦》的剧情筹划,为了写好那首“好像是《诗经》里的诗”,我曾经有一天下午来到了图书馆,走到以前从没有去了人文书架前,找了几本有关《诗经》的书,读了一下午,也正是那一个下午,我才真正地去体会《诗经》,把《诗经》的“神”捉了出来。然后,我便来到了机房里,静思无言,惟有键盘忙,用现代的输入法敲出来了那几行古朴的句子。那首《双雀》虽然不很地道,但是我个人还是很满意的,毕竟我只用了半天的时间来理解《诗经》,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有点佩服自己了。而这首诗也成了我在狗年唯一成型的诗作,低产了。

上半年,我的生活之所以谓之“混沌”,说起来就是感觉有点乱,这些“乱”可能多多少少与我选的一些课有关系罢。说来我人品还真不错,竟然选上了新生研讨课。平心而论,我上的那个新生研讨课——《下一代互联网》真是一门好课,教给我很多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学到了很多相关学术知识,于是我像一个研究生一样去选择课题,天天看paper,时时琢磨科研问题,其实这个过程真的很折磨人,有时候连吃饭都在想着那些课题,现在觉得没有这样一门课自己可能要再过几年才能体验到这种做研究的乐趣,也便不把累当作一回事了。和很多的新生研讨课一样,课程占用时间多,而给分却并不厚道。党课的学习也让我的生活充实了不少,这次学习让我在狗年里第二次感受到了高中的大综合没有白学。上半年让我收获最大的课应该说还是体育课,因为是体育课让我变得勇敢,让我敢于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在清华念书的男生都知道,春季学期要考引体向上,而我在三四月份的水平只是维持在一两个,可以说差到了极点,这也难怪,初中高中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练过,来到杠上以后,有一种有劲使不出的感觉,看着别的同学上下自如的轻松劲,心中别提有多别扭了。为了练臂力,我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办法,还是不见起色,就在我快要绝望放弃的时候,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居然如有神助般地做了5个引体向上,这对于我这样一个练了两个月仍然将成绩稳定在一两个的人来说,简直是莫大的鼓舞,在骑车从东操回寝室的路上,我风驰电掣般驾车飞驰,兴奋得不得了。在最后引体向上考试的时候,我更是超常发挥,拿了满分,可谓苦心人天不负。考完的那天中午,就觉得天空格外的蓝,蓝得让我不敢长时间看着它,蓝得让我有一种想跳上天飞起来的感觉,舒服极了。说到选的课,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几何与代数老师——姚老师,他的课讲得不错,人长得也不砢碜,但是每每提到他,我们就能马上会想起那沙哑的嗓子,那昏暗的教室,还有那遥远的技科楼,仿佛一切就在昨日。

狗年的上半年,我的TOSHIBA笔记本正式入住紫荆公寓,它的存在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正是它的存在使我度过了一个疯狂试用软件的三个多月。从浏览器到播放器,从编辑器到网络电视,老牌的,新出的,正式的,Beta的,我都会拿来试试。在这三个月中,我每天都会光顾各大下载站,掌握大量更新资讯,好奇地试用各种软件。在用这些软件的过程中,我会比较,我会赞叹,我会遗憾,有很多的感触,同时也花费了很多的时间,我现在也不好说这样做值不值,但就像一个汽车系的同学喜欢试开各种新车,一个化学系爱玩摆弄瓶瓶罐罐一样,总不是什么坏事罢。

还有,狗年的上半年,萧山影视开博了,虽然更新的不是很频。《双雀梦》也一点一点由想法向文字落实,只不过小说版只连载了两次,毕竟小说与剧本的叙述顺序相差实在太大。

世界杯也在狗年如期而至,对我而言,看世界杯有一种长年饥饿突然尝到一顿美食的感觉,与前几届一样,我在心中默默地为英格兰加油。其实喜欢英格兰并不是喜欢他们的踢球风格,而是喜欢看欧文的速度与小贝的细腻,然而这届杯赛上,欧文伤了,小贝老了,剩下的那些“德”字辈的小伙子们也让我很失望,好在英格兰凭着自己的足球底蕴,也凭着一点点运气,算是拿到了一个不错的成绩。世界杯真得让我疯狂,而且是一种久违的疯狂。明年的明年,你还会送我水晶之恋般的疯狂吗?

English Summer Camp 就像师兄们说的一样,它带来东西不是很具体的知识,而是一种意识的转变与眼界的开扩。通过与外国友人的交流,你能感受到世界的呼吸,也会感叹到世界的狭小,这样的交流让我对世界与中国有了更深也更复杂的思考。用 Shell 买了我在大学的第一个钱包,虽说不是很漂亮,但用起来已经足够了。

接着就是暑期的实践了,那时的我还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对到外地实践真的没有什么切身的认识,所以觉得又新鲜又茫然,好在我们支队中有着一群志趣相投的师哥师姐,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这又让我感受到了实践的快乐。实践地是河南(安阳)滑县,一个因烧鸡而享有盛名的历史名城。我们支队在那里度过了近半了月,因此对滑县有了不小的感情,直到现在一旦某个新闻是有关滑县的,我都会好好听,好好看,就像在了解自己家乡的新闻一样。实践给我的带来的实在太多了,若要一一名状,只恐几千字也难搞定。而现在一想到实践,便会想起 Rodney ,一个幽默风趣的美国朋友,有着胖到可爱的身材。我们现在还一直保持着联系,今年春节我们还收到了他发来的用拼音写的新春祝福邮件。我们之间还有一个约定,到了2008年奥运会,他就会来北京与我们再会,现在离奥运会也只有500多天了,快了。对了,实践让我在狗年里第三次发现学习大综合真的很值。

忙完了实践,也就开学了。小学期,学 Java ,没有经验,不知难易,乱选了一个大作业的题目,也正是这个作业题让我曾经三天没日没夜地写代码,最后连开学注册都忘了。大作业让我感到了做软件的不易,也让我感到了做软件的快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千万代码,始于指尖。

一晃,在学通社也干了一年多了,对学通社真的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像对待一个事业一样去对待它。为了提高新闻的点击量,我作为项目的发起人与负责人,做起了“学通快讯”服务的搭建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了 PHP 与 Javascript ,感受着后大作业时代写代码的快感。现在想来,如果我不在学通社,我可能就不会这么早主动学这些东西了。现在这个网站已经初具规模了,很快就会真正运行起来。我爱学通社!

狗年最让我有成就感的便是与宿舍的兄弟们一起搞了我们的第二部DV《双雀梦》了。写剧本的过程是折磨人的,往往为了一个字眼,会改很多遍。心中,梦里,闲时,剧本中的情节都会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我明明知道我是这个剧的缔造者,但我时时觉得人物的悲喜并不是由我来控制的,他们仿佛在按照一个在我心中早就形成的轨迹自如前行,我也仿佛是一个旁观者一样,静静地看着他们。拍摄和制作过程也同样不易,不仅要协调大家的课余时间,同时也要把握好拍摄和制作的进度,在这里我要感谢参与《双雀梦》的每一个人,有了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才有了《双雀梦》的最终上映,才有了这段我们一生都会记得的难得经历。

而在狗年的冬天,我还光荣地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这是组织上对我学习和工作上的肯定,也对了我未来的工作生活提出新的要求,我深知这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我更深知这个转折会给我带来巨大的影响,但我也深知这是我自己经过慎重思考做出的抉择,我选择,我喜欢。而在写自传和入党申请书时,我在狗年第四次庆幸我——学过大综合。

狗年的年末,我坐着火车回到了家里,看到爸妈的时候总是开心得合不拢嘴,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家里面的暖气热得厉害,一回家便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让我大病一场,我这样一个在北京流感中闯出来的人竟然也没经得住。串门,编程,读书,看电视,寒假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而狗年也在这“有滋有味”中离去了。

猪年来了,除夕那天收了一大堆的祝福短信,现在想来倒是 Vivian 发的那个最为实在,“祝你像麦兜一样快乐!”,其实我们还应该“像下蛋公鸡一样去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