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秋天的时候,在西安停留

2008年9月5日

天高气舒,云淡风和,正是秋天的时候。西安的秋天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正午的太阳仍然刺眼得厉害,让人想远远地躲着。傍晚时分,当艳阳西撤,残霞万里之时,西安的骨子里的古朴才慢慢变得让人回味。

来西安已经是第二天了。昨天一天都在忙着比赛的报到与准备工作,除了去吃了正宗的秦镇米皮和腊汁肉夹馍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心思去想着休闲娱乐。直到今天下午我们答辩结束,西安之游才刚刚开始。

答辩一完,我们就立即动身去了西安城墙。灰青色的古砖,齐整整的墙齿,一下子就把时间打回到了几百年前,有些突然,更有些兴奋。这种浓浓的历史感完全浸在城墙之中,呼吸不到,咀嚼不得,仿佛可以让我们近距离地触摸到,但当我真的要去触及时,历史好像又变得和以前一样遥远。也许是城墙外直插云天的万剑高楼在不断地提醒着我,西安已经早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了,要希冀借着城墙找回古代的影子,恐怕连城楼上的霓虹彩灯都不会答应。

租了两辆自行车,我们三人在城墙之上完完整整地转了一周,而此时晚色已经弥漫至了整个古城。因为早就听闻了回民街的小吃特别有名,所以在游过城墙后,我们就徒步从南门走到了回民街。走的这一路,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长流不息,依然复制着都城应有的繁华。

回民街很热闹,小小的店面,一家挨着一家,每家门前都堆满了游客。所卖的商品也都非常让人心动,看了什么都想把它买下来。为了饱饱口福,我们去了平娃烤肉店。说实话,美味可餐,相当正点。

回到住所已经快相近晚上十一点,虽然满身疲倦,但心中兴致依旧很高,明天接着玩,目标兵马俑。

2008年9月6日

秦俑唐殿是今天的主题,即两处西安最值得参观的古迹——秦始皇兵马俑和华清池。巧合的是,这两处古迹真正的原始建筑都早已被当作昏庸骄奢的典型而付之一炬;作为后人,我们除了会“可怜焦土”,更多地也只能是带着对历史无情的嗔怪审视着眼前的遗址。也许这就是历史。

游玩的第一站是华清池,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家澡堂。从实地的观察和介绍来看,自唐以来,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曾在这里下榻,享受过千年温泉的滋养,而蒋委员长则更是将这里由一个赏玩休憩之所演绎成了近代中国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地标。“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大唐的盛世也许就是在纠缠于浴汤里的《霓裳羽衣曲》中败落,而过往种种也都已为陈迹,唯有涌流不止的温泉水还在兀自欢飞,超脱得让人觉得伟大。当爱恨缠绵的罗曼故事烂熟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杨贵妃的功过也许已经不再是游人关注的问题了,其实就像一个迷恋网游的学生被退了学,我们是该批评学生还是批判网游一样,终结一个时代的罪名又岂是一个女人所应该承载的呢?

下午,我们将目光从唐文明移至秦文明,兵马俑等大量秦代文物都向人类尽情显摆着中华几千年智慧的牛×。当地球上的文明还屈指可数时,秦时的工艺就已经达到如此纯熟精湛的程度,不得不说,能成为这样一群人的后代是我毕生的荣耀。一首歌中唱着这样一句歌词,“千古帝王,悠悠万事,难逃天地人寰”,起初我必没有细细思考词中的道理,而在今天,当看到这个秦始皇为自己修了几十年的陵墓时,一下子体味了其中不舍的无奈与生命的必然。人生在世屈指算,一共三万六千天,家有房屋千万座,睡觉就需三尺宽,纵然是“虎视何雄哉”的始皇帝也难逃死亡那一日。活着的时候好好活着,认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晚饭是在“老孙家”吃的,“老孙家”在羊肉泡馍界的地位简直与“狗不理”在包子界的地位一样,吃的就是这种百年老店的品味积淀。只是吃一碗泡馍着实需要费些工夫,将一两个馍馍掰成黄豆大的小块就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也许这正是羊肉泡馍要告诉我们的道理——吃饭是享受,过程要悠闲。

2008年9月7日

今天的游玩安排被大赛组委会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彻底打乱。本来打算去书院门和碑林,再去大雁塔,结果得到电话通知,要我们下午去参加附加赛,于是很多美好的想法都成了泡影。

下午的附加赛异常诡异,所有的评委将我们团团围住展开群殴,过程非常之快,有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像忽然来了一群人,打了你一顿,你还没反应出来疼,他们就已经走开去打别人了。不过,话说回来,比赛毕竟是这次西安之行的正事,马虎不得。衷心祝福我们能够取得好成绩。

附加赛后,我们抓紧时间去了一趟大雁塔。大雁塔位于大慈恩寺内,是唐代修建的七层佛塔,塔身平面呈正方形,层层叠嶂,颇具韵味。相传玄奘法师曾在这里主持佛经的翻译,这也使大雁塔成为他西行取经、载誉归来的重要标志。一个人,一辈子,能够完成这样一次传奇精彩、有意义的旅行,乃至对后人仍有着重要的影响,真的算是没白活。

今天把前几天在回民街买的埙拿了出来,好好地玩了一阵子。埙是一种古代的乐器,用黑陶土烧制而成,音色空灵,乐声深沉,与其他民乐俱不相同。不过要想掌握它,吹熟了,估计还要些时月。

2008年9月9日

坐了一宿的火车,玩了差不多一晚上的扑克,终于回到伟大祖国的心脏,感受着不同于西安的另一种心跳。

昨日是西安之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存着查缺补漏的心态设计着最后的游玩计划。为了方便观光,我们提前将行李寄存在了火车站。不得不提一下西安火车站外的个体行李寄存处,由于市场竞争比较激烈,商家由寄存服务提供者变成了行李包裹抢夺者,一个个都在生拉硬拽,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豪夺,催人胆战心惊。

随后,我去了西安的书院门,一条古香古色的文化艺术小巷。书院门中,笔墨字画一应俱全,古玩珍宝目不暇接,连成片的书法和看不尽的国画,无不赏心悦目。在这条被传统文化浸淫的小街里,墨香扑鼻,笔林映目,碑帖成滩,印石积山,好久没有这样被中国传统文化打动过了。逛完了书院门,时间已至正午,于是不得不放弃碑林博物馆的参观,今天听闻碑林实在是西安一大必览之所,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但想来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去西安,留下些想头终归是好的。

下午,我们二进回民街,开始了回京前的购物。陕西的小吃都很不错,可以带走的自然很多,只叹自己没有生得三头六臂,有能力多带一些回去。另外,我们终于吃到了名不虚传的贾三灌汤包子,薄薄的面皮裹着香喷喷的肉馅和热乎乎的油汤,蘸着独有的佐料,一口入肚,鲜味妙极,绕肠三日不绝。

回首西安之行,可谓竞技之旅,寻古之旅,文化之旅,美食之旅。中华民族曾在这里书写辉煌,中华文化至今仍在这里大放异彩,就像西安的城墙,依然坚守着它应该坚守的,同时也打开城门,笑迎八方来客。

小赋一首,算作记念。

长安回望绣成堆,一叶残阳醉玉杯。
千古风情今始睹,不奇李杜撒琼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