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天津!天津!

日志标题模仿了我国著名青年导演陆某的新片名,其实就是想简单记述一下清明假期里一天半的天津之行。

先说交通。从北京到天津,因为有城际动车的缘故,所以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列车名曰“和谐号”,确实和谐至极,闭上眼,听着歌,不一会儿就到站了。铁路的两端分别是北京南站和天津站,俱是新近修成,颇有国际大站的气派。不过,北京南站多多少少有些成半品的感觉,车站附近的交通还有待完善,我从清华坐公交到南站,快花了两个小时,想来这时间可以在京津之间往来两趟了。看来金钱就是时间,相比城际高铁,公交车费毕竟要便宜很多,也许地铁4号线建成后到南站的交通会好起来吧。

天津的公交网相当发达,所以坐公交便成了我的主要交通方式,天津的公交车较之北京略小一些,但是票价比较蹊跷,一般都是1.5元,而且还大字标明“恕不找零”,于是我基本上每次都要多贡献5毛钱。这样的5毛钱,估计天津的公交系统每天一定会收不少,我想,如果把票价定在1.6元的话,这样的钱应该会赚得更多的。

到了天津后,已经迫近傍晚,便直接去了高中老同桌姜文那了。旧友异乡重逢,别有一番亲切,聊兴酣然,海阔天空。跳出清华,发现原来今年全国的就业形式确实相当严峻啊。

在天津科大,一觉睡到天明,早餐特意吃的传说中正宗的煎饼果子,与清华的煎饼在外形上并无二致,只是面饼更薄,如纸一般,抹满甜面酱,辅以腐乳汁,或夹油条,或夹果篦,撒上诸般小料,着实香气逼人,爽口万分,来天津不可不吃。

趁着天光正佳,坐车来到海河边上。遥望去,一带碧水将天津分了东西;艳阳下,河面波光星星点点,徐徐流向远方。要说漂亮,还要说海河上的几座桥了,虽然没有逛全,但是看过的那座桥都是各有特色,皆蕴风情。立于桥上,两岸风光尽纳眼底,海河像一面碧绿的明镜,在水中倒映出第二个天津,呈现出一水双城之景,看着相当舒心。

看完海河,接着去了古文化街,和西安的书院门差不多,也是各色古文化的聚集地,只不过天津的古文化街修葺翻新得有些过头了,座座古楼漆色锃亮,少了书院门许多的古朴。杨柳青、泥人张等传统艺术精致细腻,堪人赏玩,是古文化街最大的看头。前来天后宫祭拜妈祖的人川流不息,整个古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因为打小就喜欢听相声,甚至说相声,所以来到天津曲艺之乡少不了要听上一场,于是就近在古文化街的名流茶馆听了一场。虽然大部分都是老段子,像什么白事会、学聋哑、口吐莲花等,之前都听过很多遍了,不过在茶馆里看现场的表演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拍案叫好,惹得杯中的茶叶也随着气氛上下翻腾,好像它也在笑得打滚一样。

笑够了,便从东北角步行至南市食品街,品尝一下天津的小吃。临行之前,在校内上留下一个自创的谜语“玉帝的哈喇子,打一地名”,说的正是天津。之前早就听说天津有很多好吃的,现在慕名来到这“南市食品街”,是非要见识一下让玉帝都流出哈喇子的天津小吃不可。街内摆满了各色各样的食品,催人流涎。

先吃的狗不理包子,说实话,太贵了。八个包子,加点小菜,搁上碗粥,楞是让我破费了人民币58块。吃起来虽然也别有风味,但总感觉味道与它的名气相比,还是差一截的。传说中“天津三绝”里的另两绝,十八街和耳朵眼,价格要厚道得多,味道也挺不错的。吃了一圈,肚子里实在没地方容得下其他美味了,于是不少像锅巴菜这样的传统小吃,我也只有看的份了。

下午乘车去了天津另一处好景——五大道风情区。五大道原是过去英租界的住宅区,所以五大道间满眼全是成排的小洋楼,漫步之间,颇有异国风情,不时还有游人驾着马车从路上经过,像是回到了民国前后。不过这里犯的毛病和古文化街一样,本来老旧的建筑都被重新修整,样子虽然很新,只是岁月的痕印荡然无存,百年的沧桑感已经很难寻到了,倒像是来到一座民国影视城,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来到天津,总体来说有两大感触。第一个感触是,天津姓张的都好牛啊,像泥人张,果仁张,崩豆张,皮糖张,等等等等,还都是清一水儿的老字号,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家公司叫“软件张”的;第二个感触是,天津话确实很有喜感,随便一句话,用天津话说出来就觉得倍儿哏儿。

天津一游,留律一首,不虚此行。

春光自暖艳阳升,独赴津门会旧朋。
赭瓦如绸披五道,碧流作镜映双城。
相声馆内新茗笑,妈祖宫前古巷横。
纵步南街吞美味,三绝不抵栗子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