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校庆回味 之 三十年后

校庆前,一个叫“时间邮筒”的活动在校园里宣传得满坑满谷,我瞄了一眼海报,貌似是学生会和研会的同学想的点子,收集保存大家的信件,直到三十年后,也就是清华一百三十年校庆的时候,再来一起开启。

这个活动听起来挺有意思,给未来的清华写信,给知天命的自己写信,确实有一种穿越的感觉。不过,最后我还是没参加这个活动,一来是没挤出时间,二来是害怕。最近思悟身边的日新月异与缘起缘灭,似乎在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里,连一二年的事情都难以把握,更不要说三十年了。

前几天整理硬盘时,发现了大二时选修“职业生涯规划”课上要求写的“我的大学目标与行动计划”,上面正好从2007年写到了2011年,翻看那时的字眼,揣摩那时的语气,惊讶于四年来我对于未来理解的变化。也许,这辈子的航线,本来就是在旅行的风景中不断调整的,但年少时的梦想,却是要一直坚守的,哪怕三十年后也不应褪色。

说到清华的130周年校庆,我一下子想到大四的时候我们拍的校园DV《我的父亲你的母亲》。我不知道它是不是目前为止,这个地球上唯一一个把清华130周年校庆作为元素的影视作品,但其中的叙事线索和大量场景确实都在三十年后,甚至最初的10秒里只有三帧画面,分别是三行字幕,“公元2041年4月28日”、“清华大学130周年校庆”与“软件学院建院40周年”。

三十年后的校庆,我们会是什么样子?是自己回来拆开发黄的信封,还是让孩子们坐在一起八卦经年的过往呢?

在校庆期间,人人网常常有状态、相册、日志来感慨,一对对白发苍苍的老校友,相依相扶,在园子里,回味过去,品评沧桑。记得在春寒袭人的晚会现场,看到一对年近花甲的校友夫妇,一边相偎取暖,一边跟李健唱着《传奇》,那份温情着实催人感动。

我好奇的是,他怀里的她,与当年园子里的她,是不是同一个她。也许是或不是,已然不再重要。园子还在,记忆就在;记忆还在,青春就在。

不靠谱的高晓松在晚会前还没有最终确定演出曲目,搞得学校在节目单上都没敢印上他的节目。最后,他唱了一首《同桌的你》,这首我们本科毕业时散伙饭上一起相拥拭泪的歌曲。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全场一起跟着唱,蔚为壮观。记得《我的父亲你的母亲》亮相优酷首页的几天,里面有句台词,常常被网友提起。“从我心底剪切走的幸福,又将粘贴到何处”。其实细细来看,和高晓松唱的是一个意思。

晚会上,主持人中最耀眼的当属年长的陶岚琴奶奶,我估摸着陶奶奶当年在清华园里,也一定是道美丽的风景。说不定,三十年后,如果我等还能有幸坐在校庆晚会的台下,到时候,一定跟身边的老弟兄说:

“瞧,奶茶姑娘,不减当年啊。”

三十年,半个甲子,在中国人眼里,似乎会酝酿出不凡的变化,因为大家都喜欢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祝愿清华130周年校庆的时候,能够更加璀璨光辉,更加耀眼夺目。

不知道那时候的孩子们,看到老夫当年拍出的所谓130年校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