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我不属于我自己

这个标题可能读起来就有些拗口,从逻辑上来看也有些混乱,但这样一句拗口的、逻辑混乱的话着实隐藏着一个小道理。记得我第一次想到这句话是在初中的时候,当时我母亲也在那所初中教学,每当我在课堂上、考试中、校园里犯一个错误,往往会听到,你看那谁谁谁家的孩子,上课还吃东西,这种题还做错,见到我招呼也不打,那谁谁谁家的孩子怎么能这样呢。

我有点吃惊,原来我不好不光光是我不好,我的言行举止还代表着我老妈,所以这样来看,我不属于我自己,我还属于这个家。

大一那年寒假,第一次坐火车回老家,在列车上和同学一起吃着瓜子侃着天,不知不觉地,瓜子皮就不小心掉了一地,乘务员过来检票,因为是学生票,还要查看学生证,于是指着地面说,“清华学生怎么都这样啊”。

我们几位新生压根就不想代表清华,没那个胆,也没脸去代表清华,但在火车上的那一刻,那些所作所为变得不仅仅只属于我们的个人行为,还属于了身后的学校。

记得上个月,小悦悦与路人的视频在网上正热的时候,打开评论,隔几行就会有一句,“佛山人怎么这样呢”。我讨厌这样的地域帖子,但是当这个事情被CNN一播,瞬间变成了中国人的问题。

这些路人本来就是以个人名义没有看到,未能注意,或想少惹麻烦,避而远之,但到最后,他们并不属于他们自己,先是属于了这个城市,后是属于了这个国家。

上纲上线的人往往以偏概全,但这也不能怪他们。在熟人眼中,我们是一个个鲜活的立体,我们负责任,敢担当,我们有感情,有志向,有血有肉,但在不了解的人来看,我们身上就只剩下一个标签,他不说标签,也说不出别的。就像那些我们在电影里刚刚认识的人,我们也只能说他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

作为一个没有隐居的社会人,大家总会有着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我很想只做自己,只属于自己,但社会却似乎不愿答应。

一次打仗斗殴,可能会让一个企业家改变对一处民风的看法,那么打架的人就很难只做他自己,因为他不知不觉地就成了这个城市的投资环境。

一个腾讯员工的个人微博,可能会被360拿过来作为整个公司的意志来激起民愤,那么这个员工已经不再属于他自己,他想做自己,却不得不被代表了更多的人。

本只是自己的想法、观点、态度、行为,却被当成了缩影,被无限放大。

我们无力去阻止更多的人乱贴标签地去放大,却不忍心让这样的放大伤害到那些我们在乎的人。

一想到,自己不属于自己,做人好像就变得很麻烦,不率性,不彪悍。

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很麻烦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隐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