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从三体中的宇宙社会学看商业竞争与创业

我俯在回京的卧铺上,用手机看完了《三体2》,车轮与车轨在身下咣当咣当地直响,更显得熄灯后车厢里的安静。

这小说写得果然很有水平,盛名之下副得盆满钵满。大刘用实力让代笔的可能性降到了绝对零度。

《三体2》的一个核心在于叶文洁提出的宇宙社会学理论,这也是面壁者罗辑成功的凭靠,黑暗森林假说的依据。

简单回顾一下:

宇宙社会学建立在两条公理之上:一、生存是文明的最根本需要;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因为“猜疑链”的存在,文明与文明间难以建立信任,让善恶无从判定;因为“技术爆炸”的存在,使得文明间的实力差距朝夕难测,无论强弱都将寝食难安。为了生存,必须消灭一切萌芽中的文明。

在广袤而未知的宇宙世界,刘慈欣为文明间的微妙关系抛出了一个简洁而有趣的模型。于是,我在想,如果把这一套说法放在公司与公司之间,商业间的竞争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推演呢。

有这样的联想,是因为在商业竞争中,宇宙社会学中的两个关键概念“猜疑链”与“技术爆炸”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别的领域我知之甚少,就拿IT来举个栗子吧。

所谓“猜疑链”,便是,公司A不知道公司B会不会进入自己的市场展开竞争,公司B也不知道公司A会不会跟自己抢市场,进一步,即使公司A知道公司B会不会竞争,但A仍然不能确定B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判断它的,这是第二层。进而,还有第三层,第四层,甚至更多,这样的猜疑链条下,处于猜疑链两端的公司永远不可能视对方是善意的,竞争可能性是永恒的。

如果这个逻辑看起来有点绕,不妨用一对处在海天相隔昼夜相背的异地恋情侣的模型来辅助理解。男人不知道女人会不会哪天不爱自己,女人也不知道哪天男人会找个小三,即使男人确定女人会对自己忠诚,但他还是不知道女人在内心深处是否也确定他不会出轨。如果通过沟通与交流,这个猜疑链会在前几层就消解掉了,但如果缺乏,他们两人则将一层一层地猜疑下去,磨掉彼此感情的基础——信任。似乎有些跑题了,马上回来。

拿国内的事儿来说吧。2007年的时候,360CEO周鸿祎公开表示绝不做杀毒软件,但一年以后,360杀毒的推广遍地开花;2010年11月,还是周鸿祎在专访时称绝对不会做IM,不出一年,360发布了手机IM——“口信”。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本来就稀松平常,谁也不会把一时的表态当作海誓山盟,但正因如此,公司与公司间的猜疑链才会更强,谁都不敢把任何一个对手当成善茬儿。就像当当拦不住京东商城卖图书,苹果管不了三星卖智能手机,谁知道哪天谁会突然跑过来要一起抢蛋糕呢,因为谁都有可能。

同时,“技术爆炸”也是常常出现的。当智能手机约等于Windows Mobile的时候,微软不会想到iPhone的出现爆炸性地点燃了新的革命,苹果从上个世纪末一个在崩溃边缘的企业拥有今日的辉煌,正是一种“技术爆炸”。同样类似的,还有Google的搜索技术,Facebook的社交理念,Dropbox的云存储技术,Twitter的传播模式,等等等等。这些“技术爆炸”都会使一家小公司几乎在一夜之间拥有巨头们同样的实力和影响力,令巨头们寝食难安。

Facebook的IPO无疑是最近惹人艳羡的新闻之一,这恰恰就反映了“技术爆炸”所带来的巨大威力。

因此,如果我们把宇宙社会学粗略地照搬过来,大致是这样的:公理一,生存是公司的最根本需要;公理二,公司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市场中的消费总量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不变。因为公司间存在猜疑链,所以眼前的互不竞争可能根本就是今天的事情,明天谁也说不准;又因为技术爆炸随时发生,所以眼前的强与弱可能根本就是今天的事情,明天谁也说不准。所以,为了活下去,为了保持自身的强势地位不受新的挑战,必须剿灭新的公司。

事实上,得出的这个结论正在现实中上演。往近里说,就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Google总共完成了79起收购,涉及现金和股票总价值达19亿美元。对Google而言,它用收购来剿灭。

与谷歌不同,腾讯用参与来剿灭。微博、团购、社交、旅游、支付、视频、门户、安全、搜索、音乐、词典、游戏、云存储、输入法、浏览器、播放器、阅读器、电子商务、移动通信……在数不清的细分市场里,腾讯都在布局。它不敢错过任何一次“技术爆炸”的机会,生怕任何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企业强大起来,抢了它的市场。因为,生存是根本需要,而消费总量则保持不变。

理解了这些,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腾讯要四处都插一脚,为什么360要与之斗个没完,为什么京东最近会受到来自阿里巴巴、当当网的强力攻击,为什么苹果要用专利大棒打压三星和HTC的Android机型,为什么谷歌要使出全力解数推广Google+与Facebook较量,为什么一大把年纪的微软来搞Windows Phone,并还抱着日益衰败的Windows Live不放,为什么Facebook改版后也增加了类Twitter的单向链的“订阅”,……

在竞争中没有永恒的平行线,所有人都不想错过“技术爆炸”而被人超越,被人蚕食。这便是刘慈欣的宇宙社会学在商业竞争中的演绎。

然而,问题来了。既然最后的结论是,崛起的公司都将会被剿灭,那我们还怎么创业呢?

看来,要想成功创业,就需要打破这个新的“宇宙社会学”的逻辑链条。

公理二曰:公司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市场中的消费总量在一定时期内保持不变。于是我想,如果一次创业能够打破公理二的束缚,那么成功的几率就会徒然增大。

那么如何增大市场中的消费总量呢?答案很简单:创造新的消费需求。

现实正是如此。在Facebook以前,没有人把人与人的社交行为如此明晰地构建在互联网上,它创造了人们新的需求;在水果忍者以前,没有人会在地铁上对着手机屏幕,在划来划去中寻找欢乐,它也创造了新的需求。

有了新的消费需求,会缓解“你死我活”的紧迫感,会延长后来追击者的时间差,这样就会有机会成长壮大。

最后,拿学校里面的打印店打个比方。学校里需要打印的材料与海报总量保持不变,但打印店的数量越来越多,实力雄厚的打印店开始降价促销招徕顾客,打压新店的生意。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新店必然撑不到最后而被剿灭。但如果有人开始第一次在学校里引入了制作易拉宝、制作大展板、制作文化衫的新业务,创造校园里新的消费需求,那么生机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