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雷锋很萌哒,乃们不要黑他

3月5日是学雷锋日,2012年又是雷锋同志逝世50周年。在这样的日子里,雷锋被集体吐槽了。

雷锋的照片,雷锋的经历,雷锋的消费水平,雷锋的初恋女友,都被充分地挖了出来。微博里,人人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不同的人,试着从不同的维度,来勾勒出更立体,更丰满,更不为人知的雷锋。

你哭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就像从年前到年后,不少人质疑某韩姓青年作家一样,“人造雷锋”的概念被很多网络文字提及,闹得雷锋的形象经不起太多的推敲。比方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拍了二百多张照片,袜子补了一回又一回的他却有着当时的奢侈品——手表,捐出的款项加起来大大超出了他的收入,不留名的他总能收到准确部队番号的表扬信,周日一天就能拣到三百斤粪等等。放大镜下的雷锋,是真金,还是怕火炼,是名副其实,还是政治童话,催人生疑。

诚然,我们不能对雷锋求全责备。毕竟在那个农业、工业各项指标到处“放卫星”的年代,那些事迹在一层又一层的逐级报道下,难免有可能被夸大渲染。但也正是这样一个高大全的雷锋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鼓舞人们乐于助人、甘于奉献,营造了良好的社会风气,创造了精神上的文明。特定的人和事,总要放回到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来看。

树立的榜样,似乎不再有力量

列宁说过这样一句话,留传甚广,耳熟能详,“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但平心而论,在当今社会,树立起的榜样,似乎不再有像雷锋一样的力量。“当代雷锋”郭明义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做好本职工作,长期无偿献血,捐钱资助学生。说起来,他做的雷锋比雷锋还要雷锋,媒体上的报道也不算少,甚至还有同名的电影上映,但要说引领道德风尚,推进社会前行,唤得人人见贤思齐,恐怕与雷锋时代差了不少。

在桌面上都是“我的电脑”,网页里净是“个人主页”的时代,大家对自己的关注度普遍增加得太多。又有多少人踩了页面,又长了多少粉丝,又被爱特了多少回,又被分享了多少次,很多人每天上网无非就盯着这么几个数。把更多精力放在对个人的关注上,势必会造成对群体的关注度下降,典型人物的示范作用也就自然被削弱了。

道德没有制高点,只有同理心

就在前几天,豆瓣上有人贴了一大堆自己从各种场所“顺”来的东西,有手推车,有餐盘,等等。其中一些讨论,引人思考,大意如下。

A说,太恶劣了,你怎么可以偷东西,太不道德了。

B说,你没用过盗版软件吗,那也是偷,就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别人,你才不道德。

如果继续下去,这段对话是没有结尾的,因为两人总可以在道德这座楼梯上,找到更高的位置,俯视一切,接着抬杠。其实,道德本就没有制高点,只有同理心。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说的都是这样一个道理。

如果需要帮助的人,受到诈骗、遭到偷盗、遇到欺辱的人,是另一个自己,那么此时的自己都必然是个“活雷锋”。能把别人当作自己,这是便是同理心,这便是道德。

雷锋就像二校门,是一种象征

清华的二校门大家都熟,教辅里,电视里,瞧去,同样也是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这个古朴的校门,几乎成了清华的最标志性建筑。如果相机快门是一种扳机,那么二校门终日都将枪林弹雨。可就是这样一个二校门,实际上是1991年重建的,说得难听一点,这是个赝品。但无论怎样,它都代表着对百年清华的第一印象,成为清华精神的一种象征。

与此类似,雷锋也不再纯粹是那个小战士,经过了几十年的蕴积,也成为了一种象征,对雷锋个人的夸大渲染,并不影响雷锋精神所要诠释的内涵。

看到一则对当时雷锋摄影师的采访,有一段特别有趣。

  “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雷锋爱美、爱照相。”张峻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张峻对雷锋说,“你想拍个什么样的照片?”雷锋说,“拍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张峻笑了,说,“那你得回去拿枪。”
  十分钟之后,雷锋背着枪,穿着军装来到张峻面前,胸前还挂上了两枚奖章。“那是鞍山先进生产者的奖章。”张峻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几分钟之后,雷锋肩头挎枪,眼神向上四十五度的照片被定格。这是张峻拍摄的第一张雷锋照片,成为日后的经典影像。

可见,早在五十年前,雷锋同志就已经熟练掌握“眼神向上四十五度”了。所以说,雷锋很萌的,乃们不要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