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总要有一个过程

2008开始,每逢大型运动会,大家都会把举国体制,养运动员,争金牌,这些事情数落一遍。

反思举国体制,提倡把精力花在群众体育这事,我也干过,翻之前的日志,广州亚运会那会儿就曾花工夫好好想过。

今天再来思考这个问题,觉得有些事情,总要有一个过程。

先讲个别的故事。

想我刚进大学那会儿,BBS在校园里是相当火的。不仅仅“水木社区”是全民的精神澡堂,很多院系也都有自己的BBS,那时“校内网”还没有这么如火如荼,广大校友、院友、系友也都栖息在BBS上,黑黑的term承载了很多人的智慧,很多年的精华。

“十大”是校园BBS一个有趣的榜单,每天的“水木十大”都是很多清华同学课前饭后的谈资。在当时,上一次“水木十大”是很多水车所追求的荣誉,甚至很多人把自己上过的“十大”制作成签名档,挂出来供人瞻仰。

我依然记得软件学院三字班的毕业DV里,有一个角色在剧中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上一次“水木十大”,就连做梦时嘴里都念叨着。可见,“上十大”这事在那个时候是个很多人渴着的事儿。

那时,我水木上得也很频。所以,我也想上一回十大。

于是,我下决心开始研究,怎么上十大。从哪一个版下手?挖一个什么样的坑?如何去引导?怎样扩大讨论?通过对过往十大帖子一系列的分析和琢磨,我开始实践。在那个初秋的北京,连着三天,天天十大第一。

第四天起,我开始反思,觉得怎么能如此无聊,挖坑度日,应该把宝贵的时间花在正事儿上。

你看,很多事,总要有一个过程。

就像北京奥运会以前的以前,全国人民盯着金牌榜,从1984年走来,一块儿一块儿,赶俄超美,那种感觉是很爽,很自豪的,没觉得哪需要反思的。

就像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两个阵营,通过奥运会金牌榜也是相互激烈争夺,视金牌为政治利刃,刺向对方,他们的“举国体制”不比中国弱势,甚至更强。

就像当中国人开始反思金牌至上时,韩国部分媒体和体育协会为了几块金牌盛怒难遏,日本报纸痛批身在伦敦的男子体操队“已经死去”,他们依然对金牌充满渴求。

我必须承认,在上十大第一的当时当刻,我是十分兴奋的。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后来反思到这是在“不干正事儿”,就否定这种“兴奋”的价值。至少在那天,这种“兴奋”让我身心愉悦,也正是这种“兴奋”促使我跳出BBS,看淡这些东西,专心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好比,北京2008的百枚奖牌是中国上过的一次十大,广州2010的百余枚金牌是中国上过的又一次十大。等到了伦敦2012,大家开始集中思考更多金牌榜以外的东西,譬如国民体育的普及,体教结合的推广,对运动员的人性关怀,体育机构的定位和目标等等。

我们不能因为现在更多人的反思,就否定过去那些年追求“十大”,追求榜首的兴奋、狂热与执念。

总要有一个过程!

站在眼前的当口,去批驳历史上的举措,未免是不智的。许海峰、老女排对80年代年轻人刻苦拼搏,为国争光的榜样作用,在当时推进了社会的进步和更新;乒乓球、羽毛球等国球的强盛,在当时也积极拉动了群众体育的发展;过去常常提到了“把东亚病夫的帽子丢进了太平洋”,在当时这对于国民自信心的提升也有着积极的影响。它们都是举国体制下的蛋,可都不是“坏蛋”。

“中国不需要金牌证明自己”,那是因为之前已经证明过了。

“清华不需要状元证明自己”,那是因为状元已经足够多了。

“台湾小吃真没什么可吃的”,那是因为台湾你已经过去了。

“萌妹子真没什么可追的”,那是因为你已经感受过了。

总要有一个过程的。

重要的是,过程之后,那些密集的反思,能否接上地气,落实到位。这也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