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紫荆园

傍晚穿过东门来学校觅食,突然泛起一个主意,今晚一定要回紫荆园吃。紫荆园是清华里的一座大食堂,09年本科毕业以后,从紫荆公寓搬出来,就很少去那里吃饭了。

现在的清华和每个八月里的清华一样,趁着暑假校园里人少,挖掘机总会把学校挖得千沟万壑,所以回紫荆园的路就变得曲折异常。不断找路的途中经过了十食堂、十四食堂和桃李园,好在我意已决,并没有被这些路边的野食堂魅惑到,终于还是来到了紫荆园。

到底是假期,平日塞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自行车都没了踪迹,进了大厅里了无人息,只有些三三两两的学生和几对游客在吃饭,少了许多生气。通向二楼的扶梯倒是依旧开着,可我还是奔着麻辣烫的窗口走了过去。

清华的每个食堂都有麻辣烫,不同食堂有不同的滋味。紫荆的麻辣烫其实并不算是这里的招牌菜,风头也要比桃李园、万人食堂差一些,本科时候常过来吃主要是因为bl。bl是我本科的室友,他特别偏爱紫荆的麻辣烫,常过来吃。如何形容他的偏爱呢?这样说罢,紫荆园地上共有四层,每层有不同地域的菜肴,时不时地,我们打算到二三四楼吃饭的时候,bl会停在一楼,打好了麻辣烫,再端到楼上和我们一起吃饭。

我点了羊肉、鸭肉、豆皮、面筋、粉条,还有几个青菜,再加上二两米饭。师傅问我,还要别的吗。我突然想起,bl每次吃都会让师傅加个鸡蛋。于是,我也照搬了来。

师傅显然不认识我,我却识得他依旧是九年前我入学时的那个师傅。不记得是哪一天,这个麻辣烫的窗口突然推出了“中式汉堡”,颇有噱头。这“中式汉堡”说穿了其实就是面糊裹着油煎鸡蛋,由于饱含了淀粉、油脂和蛋白质三大热量,因此虽然味道一般,但充饥效果奇佳,我也常常拿来垫饱肚子。今天我抬眼再看,窗口里已没了“中式汉堡”,本想问问师傅,但看他忙碌,也便没有开口。

紫荆园的西边是紫荆6号楼,我们当时就在那里住了四年。要说紫荆公寓里没有比6号楼更好的地理位置了,甫一进校,同楼的师兄就向我们普及,说6号楼左右拥着紫荆、桃李两座食堂,想吃哪里吃哪里,对面则是女生楼,满目春光。于是我们下楼就吃饭,抬头看窗帘,一晃就是四年。

七月末,大暑刚过,天热,吃麻辣烫更热。人少,食堂里没开冷气,也就热上加热。一个没有和兄弟们一起吃饭的傍晚,在静得有些不寻常的紫荆园里,把自己辣出一身汗来。

来北京九年了,年份再长,这里终是异乡。可总有些去处,因为一些人,一些事,变得有些像家。也总有些饭菜,就像这麻辣烫,竟有了些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