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别理高晓松

高晓松

想跟大家说,别理高晓松,可文字一落笔就已然输了,我先理了。

高晓松对梁植的批评被新闻爆出,再经微博、知乎、人人、微信一讨论,似乎成了园子里的全民话题,对事情的反思也越来越多。我想现在的晓松学长应该已经偷偷乐得不行了,一个还未开播的网络节目,提前就炒了个盆满钵满。

为什么说是炒作?太显见了。节目的完整视频只有节目组自己有,提前放出来的也只有他们自己;新闻标题不写清华博士,或是清华学生,而醒目指出“奶茶前男友”,炒之心昭然若揭。

当然这并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他们先把自己请上了道德,甚至国运的制高点上,再来炒作。于是,炒作竟幻化成了一种长者的怒其不争。

高晓松,这样一个从清华毕业的人,自然晓得清华人最敏感的神经在哪里,所以他若是想刺激,真是一刺一个准儿。于是怎么样?清华炸锅了吧,微信微博转疯了吧?

奇葩说,这样一个全国人民闻所未闻的节目名,在开播之前便众人皆知了。不得不说,晓松学长真是高明。作为学长,也是肯下狠心。

所以,别理高晓松。

就算他想激起的这个讨论有思考的价值,也不要理,因为这道貌岸然的怒其不争的背后,藏着的是炒倒学弟、炒红节目的心。

插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

小白兔出门,遇到大灰狼,大灰狼抓住小白兔,抽了它两个大嘴巴,说:“让你不戴帽子!让你不戴帽子!”

第二天,小白兔戴上帽子出门了,又遇见了大灰狼,大灰狼抓过小白兔,又是两个大嘴巴:“让你戴帽子!让你戴帽子!”

小白兔找老虎评理。老虎私下找来大灰狼,说:“老狼,今天小白兔来投诉你,说你没事找事欺负它,你看你能不能换个理由,比如你可以说,去给我找块肉来。要是它找来肥的你就说你要瘦的,要是找来瘦的你就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又可以揍它了吗?也可以让它帮你找母兔子,它要找了丰满的你就说你喜欢苗条的,它要找了苗条的你就说你喜欢丰满的。”

老狼听了以后十分高兴,连夸老虎聪明,可他们的对话却被在房子外面锄草的小白兔听见了。

第三天,小白兔又在半路遇见大灰狼。大灰狼道:“兔子啊,你去给我找块肉吧。”

小白兔说:“你要肥的,还是瘦的?”

大灰狼皱了皱眉头,笑了笑心想,还好还有第二招:“算了算了,不要肉了,你去给我找个母兔子来。”

小白兔说:“你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

大灰狼愣了一下, 啪啪抽了它两个大嘴巴:“让你不戴帽子!让你不戴帽子!”

啰啰嗦嗦讲这样一个老套的冷笑话,只想问大家一句,如果你遇到了这样一个请你来就是想抽你两下的大灰狼,你会坐下来好好反思,并严肃地写下《大灰狼先生,您说得对,但是您别急》吗?

开玩喜啊?理大灰狼作甚。不理它,憋死它。

结尾贱最后一次,再理一下高晓松。他说,清华学生应是国之重器。我想说,真正的重器从不在人,而是梁植同学的本科专业——法。另一个叫习近平的学长前一段开了个会,就在说这事儿。唯有法治,产权的界定和交换才能得以保障,无论哪个学校的年轻人才敢大胆地发挥比较优势,创造更大的价值,虽然这个过程里,总会有迷茫。

酒驾了要进局子,这是法治的成果。大灰狼还在抽人,说明法治得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