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

天使大哥的扯东扯西

柴静和陈吉宁

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27日通过,决定免去周生贤的环境保护部部长职务,任命陈吉宁为环境保护部部长。

2月28日,柴静于人民网独家发布雾霾调查《穹顶之下》,视频点击和社交网络分享持续攀升,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和热烈讨论。

脚跟脚的两则新闻,把两个看起来不挨着的人连接在民众的视野里。他们中一个刚刚肩负起了万众瞩目的国家使命,一个则轻轻述说着触目惊心的个人恩怨。

当许多人看过柴静片子后,直言要环保部长引咎辞职。或许他们不知道,这是陈吉宁履新部长的第一天。

在柴静的调查中,环保部多位司长处长出镜接受采访,几处走访也有地方环保部门的陪同和协助。要治理雾霾,就必须打破当前尴尬的环保困局,这是他们的共识。可以说,陈部长和柴记者虽然站在不同的舞台上,却实实在在处于同一个战壕。

不难品察,一位在国家电视台工作13年的记者,其调查结果在两会召开前夕首发于党媒平台(注:优酷等网站的发布主体仍为“人民电视”),相信在这背后蕴藏着更多人更大的决心。

打一场环保的人民战争

雾霾,对于相当多数的中国人来说,已经毫不陌生。但就是这样一位老朋友,民众对它的了解确实少得可怜。柴静,一位文科记者,带领她的团队奉献了这次精彩的全民科普。虽然这可能会让一部分人汗颜,不屑,发现错误和不足,或是拘于演讲和传播上的技巧。但能够让上亿人,老老实实坐下来,看两个小时,普及知识,唤起他们的参与和讨论,哪怕有瑕疵,有机巧,也是功德无量,善莫大焉。

尽量不开车,参与立法研讨会,与扬尘工地交涉,打环保举报电话12369,要求餐馆安装除油烟设备,要求加油站维修油气回收装置,等等。片中柴静以身作则,向普通民众示范着细微处的隐患和抗争。

在这场与雾霾的斗争中,人人都是受害者,人人也都将被迫成为战士。

人民不了解,不重视,无知无觉,不催促立法执法到位,最终的结果是劣币驱逐良币。老老实实做好环保措施的企业卖得更贵,不环保的企业卖得贱,却卖得好。违法的成本低,守法的成本高,只会“逼良为娼”,走向大面积的环境破坏。

作为长期弱势的环保部门,想必也期待这场人民战争的到来。民从的呼声,群体性的抗议,会倒逼落后经济发展模式和产业体制结构的升级和转型,也将从立法到执法上,赋予陈吉宁领衔的环保部更大的权力空间。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不仅需要柴静的唤醒,更需要陈吉宁的行动。

权利需要争取,权力必须制衡

如果说柴静教会我们,争取公民的健康权利,可以拨打12369。而陈吉宁要做的,则是去争取,去协调,去博弈,让打12369真的有用。

环保部门确有许多尴尬之处。例如,机构设置上,它并不是一个垂直机构,而是一个组成部门,所以和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上有冲突的地方,免不了要让步,甚至消声;再比如,在立法层面上,随着时间推移,法律的制裁力度逐年变小,出事罚十万,对很多企业来说根本不是事;在执法层面呢,环保部门远不如公安、税务、工商的威慑力要大,这其中的原因也很复杂;当然还有一些是历史原因,柴静的片中也有提及,从环保局到环保总局,再到环保部,生得晚,长得慢,让它没有了很多已经分配好的权力。

企业就像工作和挣钱,环保部门就像休息和保健,明面上不挣钱,还要多花钱。花钱保健,放在人的身上,这道理大家都懂,但放在环保上,“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就发生了。如果环保部门不够强势,投鼠忌器,伸不开手脚,想要有所作为是非常困难的。

权力必须制衡,才能合法有效的伸开手脚。在陈吉宁还未上任环保部之时,他其实已然看出了其中的命门。

在2014年4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环境保护法》修订草案第四次审议时,作为十二届人大常委,陈吉宁坦率而犀利地说,“对于环保法大家还是寄予很高期盼的,这部法到底是不是一部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环保法?到底能不能调动公众真的参与到环境的监督和保护工作中?这是两个核心问题。目前这部法的写法,仍然看不出这两点有根本性的突破。”

在2014年1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第一次审议时,陈吉宁一针见血地指出草案的不足:“法律规定污染治理的主体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但到底对地方各级政府怎么用法律约束,让它能够对污染进行有效治理,在这个草案里面应该说几乎没有硬性约束。”

眼下,新修订、被誉为“史上最严”的《环保法》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也已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习总表态“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有了权力制衡的准绳,能否带领环保部门打破尴尬,给民从带来希望,才是真正考验陈吉宁的难题。

需要透明的不仅仅是空气

在片中,柴静几次为有关部门建言支招,如洗煤、提升油品、停止政府对过剩产业补贴、开放能源市场等等。得出这样的结论,源自于柴静在调查采访中,拨开了自己心头的一些迷雾,在信息一部分透明后找到了答案。

那么,柴静的解决方案中有些哪是可行的?是否也有哪些因素、哪些国情没有考虑周全?开放能源市场是否是另一些利益集团的诉求?我想,大可不必对柴静求全责备。她的调查已然引起社会讨论,讨论本身就正在推动整个事件的透明。

柴静向人们披露了正在面临的环境形势,也在提醒着我们发问,每年环保部门的环境质量公报是否如实反映情况?何以大气统计数据时而与老百姓的真实感受差距甚远?何时能够详细完整而非模糊笼统地公开更多的相关信息?

这些数据信息切实反映了环保部门的政绩,也考验着陈部长们的良心。

空气的不透明,让我们苦恼愤懑不已;信息的不透明,则将阻止更多人,更多企业,更多科研院所参与环境治理。雾霾也好,环境保护也好,不能仅仅靠环保系统的人来做。信息公开,才能让污染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柴静是媒体人,片中无处不在的信息数表,有力地佐证了叙述的逻辑。环境信息的公开通明,会有助于媒体发现问题,并对环境表现落后的地方施加压力,也会增强公众的参与度和监督力,突破对污染企业的地方保护。环境信息关乎每个人的健康,不是也不应成为政府或是某个部门的机密。

刚刚看到新闻,陈吉宁向柴静发了短信,表示感谢。我想,是应该感谢的。在未来改革前行的道路上,陈吉宁需要拍板,需要决策,或许是孤单的。但在穹顶之下,陈吉宁,柴静,我们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同呼吸,共命运,谁也离不开谁。